豬小淺 / 待分類 / 故事||“我和丈夫從校園走到婚紗,他孕期...

分享

   

【京東集運】故事||“我和丈夫從校園走到婚紗,他孕期出軌了,看我媽是怎麼處理的”

2020-09-27  豬小淺

    豬小淺丨zhuxiaoqian0214

    01

    周海峯説,你能不能放過我。

    我對着微信上的這行字,陷入無盡的絕望。

    當一個人真正絕望時,是悄無聲息的,沒有眼淚沒有爭吵,彷彿一切都已經失去意義。

    可我的懷裏,尚且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。他一直在哭啊哭,怎麼哄都哄不住。

    那一刻,我想到結束生命。

    我抱着孩子,站到窗前。只要一閉眼,跳下去,所有的痛苦都能在一剎那全部解脱。

    可我聽到了張玉梅的聲音。

    她幾乎是顫抖着喊,燕子,你在幹什麼。

    我像是夢中驚醒,抱着她嚎啕大哭。

    那天之後,她再也不肯單獨留我和孩子在家。買個菜,都要拉着我,抱着我的兒子一起出門。

    02

    張玉梅是我媽。

   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讓她省心的女兒。

    她懷我時,被奶奶逼着去做檢查,查出是男孩。全家人都歡天喜地的等待我的出生。可是很遺憾,我出來時,仍然和姐姐一樣,是個女孩。

    奶奶想將我送人,讓我媽接着生兒子,完成傳宗接代的使命。

    抱養我的人都興高采烈地帶着禮品來了,但我媽看着粉嫩嫩的我,死活不讓他們抱走。

    她哭着求奶奶留下我,她説,我答應你,給你生孫子,但前提是留下這個孫女。

    我奶奶罵罵咧咧地同意了。

    留下我,不僅意味着要多一張嘴吃飯,還意味着如果想繼續生兒子,就得交一筆鉅額罰款。

    弟弟是兩年後來到這個家的。交完罰款,本來就貧困的日子,越發的拮据。

    而我還有個酒鬼老爸。

    動不動就喝酒,喝完了就罵人。因為當初留下我,我媽受盡白眼。

    最讓我奶奶難以接受的是,我的舌頭有先天性缺陷。

    別的孩子三歲時已經能説會道,而我連媽媽都叫得含糊不清。

    去醫院,醫生認定我是啞巴。就算做手術,成功率也只有一半。

    醫生説得那麼肯定,但我媽果斷打斷他的話,特別斬釘截鐵地説,我的孩子絕對不會是啞巴。

    我媽開始費盡心思地誘導我説話,每蹦出一個字都讓她欣喜若狂。

    我媽沒讀多少書,會背的也就那幾首唐詩,但她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我。

    可能是老天爺被她打動,我總算能正常説話,但時常説得不標準,被小夥伴們嘲笑。

    我哭着回家找我媽,她抱着我,説,沒事,媽媽相信你,你要加油。

    可能是她的盲目信任吧,我不想讓她失望。於是我開始跟着電視和廣播練發音,開始勇敢地站在講台上演講。

    她沒有放棄我,我變成了一個正常的孩子。

    但在那個家,我是多餘的。對我好的,只有她,和我姐。

    我爸和我奶奶總説我是掃把星。

    03

    我確實是掃把星。除了開口説話晚,還體弱多病。

    我身上時常過敏,冒出很多疙瘩,我媽弄來各種草藥給我泡澡。很多個夜晚揹着我去看病。

    八歲時,我做飯燙傷了腿,我媽擔心留下傷疤,以後不能穿裙子。於是帶着我四處求醫,塗了很多藥,黑色的疤終於慢慢淡去。

    上了初中後,我住校,而她基本每週都要來一趟學校。

    因為我免疫力低,時常發燒。只要班主任一個電話,她就立馬放下手裏的活,匆忙往學校趕。

    那時,我媽是我的天,是我的全世界。

    可是不知不覺,我到了青春期,我開始嫌棄她。

    嫌她大嗓門,嫌她穿的衣服不夠體面,嫌她對我的同學過於熱情,嫌她不該去找班主任瞭解我的情況。

    我覺得丟人。

    所以我明確地跟我媽談話,我告訴她,我不喜歡她這樣。

    我看到她的眼神黯淡下去,但她什麼都沒説。

    這之後,我媽仍然時常來學校。只不過説話聲音小了一些,穿的衣服好看了一些,每次給我送完退燒用的點滴和好吃的,就匆忙離去。

    而我最大的叛逆,發生在初三那年。

    因為受不了學業上的壓力,執意要和朋友一起去讀技校。

    我媽不同意,她跟我講了很多道理,可我完全聽不進去。我回她,你又沒上學,根本就不懂這些。

    她實在拗不過我,只好同意。

    臨行前的那個夜晚,我媽跑去家裏開的腐竹廠值夜班。

    時至今日,我仍然記得那個夜晚。濃濃的豆漿沸騰起來,結成一層薄薄的膜,她嫺熟地捏起一角,晾在架子上。

    到了凌晨時分,我困得恨不能站着都能睡着,而她依舊認真細緻地做着手裏的活,不肯開口和我説話。

    第二天,一夜未眠的她堅持送我去學校。

    除了簡單跟我交代了幾句,我媽沒給我一個笑臉。我沉浸在新學校的新奇裏,也懶得去管她的失落和失望。

    而事實證明,我錯了,並且錯得很離譜。我後悔,想吃後悔藥,我在電話裏哭着跟她説,我要回去重新上初三。

    我做好了挨批的準備,卻沒想到我媽聽我説完時,高興得像個孩子。

    她説,我馬上來接你。

    我媽為我的年少輕狂買單,陪着我重戰初三。而我彷彿一夜長大,後來即便面對黑色高三,我也沒有輕言放棄。

    我姐和我都先後如願考上大學,而我媽卻在我弟考上大學那年離婚了。

    04

    是的,可能你也注意到了,我很少提我爸。

    他是個酒鬼,一喝醉就發酒瘋。發酒瘋就打我媽。

    這些年,最絕望的時候,我媽曾經離家出走,甚至想過自殺。

    當然,我媽也想過離婚,但在那時的小山村,離婚尚且是天大的事。她不想成為笑話,更不想因為這個,影響我們姐弟仨的學習。

    所以我媽從來不和我們説這些,她一直報喜不報憂。

    我也是後來才慢慢知道,我媽沒説出口的事,還有很多。

    高三那年冬天,下了很厚的雪,而我又在學校發燒了。

    我媽在趕往學校的路上摔了一跤,後腦勺結結實實地摔在冰涼堅硬的水泥公路上,掙扎了很久都站不起來。

    但是想到正在發燒的我,她忍着痛,抱着點滴踉蹌地往學校趕。

    很多年後,我媽輕描淡寫説起來的時候,我忍不住抱着她哭了。

    她卻笑着説,傻孩子,媽不是沒事嘛,有啥好哭的。

    我最叛逆的那段青春期,我媽真的挺難的。

    要供三個孩子上學,家裏貧困潦倒,而我爸又不爭氣。我媽只好把自己當男人用,在舅舅的磚窯廠拉煤渣。

    夏天四五十度的高温濕透了她的衣衫。那麼愛乾淨的她,整個人灰撲撲的。可她趕着去學校給我送東西時,還被我嫌棄。

    那樣的時刻,她是寒心的吧,但她仍然對我沒有任何怨言。

    拉煤渣是苦力活,一不小心就會燒到手臂。所以我們姐弟仨放假回去時,她總是穿長袖,這樣就可以將傷口遮蓋起來。

    為了能多給我們一些生活費,我媽還折騰着去做生意。

    由於長時間站着,她的腿腫得像蘿蔔,一按一個坑。她買來藥,自己在家扎針打點滴。腰間盤突出也是那時留下的。

    我媽和所有媽媽一樣經常説謊。好吃的東西她都不愛吃,愛吃的都是我們不喜歡吃的。

    有一年,我媽在四個月裏住了兩次院,做了兩次手術。

    可她一直瞞着我們。

    很多事情她都瞞着我們。但春天剛吐芽的樹枝,夏天嘶鳴的蟬,秋天的落葉,還有冬天寂寥的大地,都見證了她對三個孩子的牽掛,對這個家的付出。

    我媽一直有超強的學習能力,看起來無所不能。

    她一會戴着白帽子在麪條鋪裏軋着精細的麪條,一會爬到電線杆上去修理變壓器,一會又在廚房做着可口的飯菜。

    我媽沒讀什麼書,不懂教育,就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,可她卻培養出了三個大學生。

    走過青春期的叛逆,我媽在我心裏又重新變成了一種信仰。

    有她在,日子是鮮活的,明亮的。

    05

    工作後,我和我姐都開始想着回報我媽。

    我們常常給她買衣服鞋子。想要她穿得漂亮一些,吃得好一些。可即便這樣,也沒有辦法還給她一個青春啊。

    我媽最好的年紀,一直在為我們姐弟仨操勞。

    我以為我們長大了,她就可以享福了。可是在每一個母親的眼裏,孩子永遠是孩子,永遠需要她時刻變成一個超人。

    即便結婚生子,我也還是那個讓她操心的孩子。

    其實我是歡天喜地,在所有人的祝福聲裏嫁給周海峯的。

    從校園到婚紗,美好得像童話不是嗎?

    周海峯研究生畢業後回城當了大學老師,我考了事業單位,從各方面來看,我們都是一對佳人。

    也確實真真切切地愛過,有過天長地久的誓言,可這一切在我懷孕時幻滅了。

    是在生完孩子不到12個小時,我無意間發現周海峯出軌的證據。

    很殘忍。當初有多愛,那一刻就有多崩潰。

    我癱坐在醫院的地上嚎啕大哭,我媽氣到發抖。在這之前,明明周海峯是個嘴甜又孝順的女婿,她一時沒法接受這個事實。

    大概是出於母親的本能,我媽甩了周海峯三個巴掌。

    她哭着質問周海峯,你憑什麼欺負我女兒,你為什麼要欺負她!

    其實我很少看到我媽哭。她自己離婚時都沒有掉眼淚,可是那一晚,她哭得那麼傷心,像是一下子老了十歲。

    後來的過程,無非是周海峯從執迷不悟,到求原諒迴歸家庭。

    他問我,能不能放過他,給他自由。

    然後他又説,我和她只是玩玩,我愛的是你。孩子不能沒有爸爸。

    我情緒最崩潰的那段時間,是我媽寸步不離地陪着我,幫我帶孩子。

    周海峯迴心轉意求我原諒時,所有人都勸我為了孩子,不要離婚。

    只有我媽説,你跟隨自己的心就好,不論你做什麼決定,媽都支持你。

    我終究帶着最後一點自尊,選擇了離婚。

    出軌是導火索,我對周海峯的失望,是一點點累積起來的。我早點抽身離開,也許日子很難,但耗死在一段死去的感情裏,會更難。

    而我能這麼快刀斬亂麻,無非是我媽給了我底氣。

    06

    離婚後的日子,其實挺難的。

    但我有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媽媽。她告訴我,人生在世,從來沒有過不去的坎。即便走投無路,也一定能絕處逢生。

    她沒讀什麼書,卻隨口能冒出撫慰人心的金句。

    有時候我也想不明白,我媽為什麼總是無條件地相信我。好像在她眼裏,我毫無缺陷,無可挑剔。

    在我最否定自己的那段日子,這種盲目的信任,其實給了我勇氣和信念。

    我媽一點點治癒了我。

    她陪着我搬家,熱情地和鄰居打招呼,沒幾天就幫我建立了良好的鄰里關係。

    她陪着我聊天,至深夜。從家長裏短,到她不知道從哪找到的明星八卦,直到我和孩子都沉沉睡去,她才放心入睡。

    而親戚朋友催着我相親,讓我趁年輕趕緊再婚時,只有她説,不着急,遇到你真正喜歡的人再説。

    實際上,我媽怎麼會不急呢,她只是不想讓我有壓力。

    我和我姐時常感嘆,我媽是個與時俱進的母親。她願意接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新鮮事物。

    明明她已經快60歲的人,出門買菜,卻和年輕人一樣,很熟練地用微信和支付寶。

    我媽動手能力也非常強,帶着我兒子玩俄羅斯方塊,一會就通關了。

    有天我下班回來,她神祕地拿出一件套着腳跳圈的黑科技,一蹦一蹦的示範給我看,説是讓我鍛鍊身體。

    我説我想去整容,讓自己變漂亮一點,我媽竟然也點頭同意。

    她説,你喜歡就去做唄。

    這句話,不止是説給我,也説給我姐,還有我弟聽。只要我們開心,她都無條件支持。

    我也是很久之後才想明白,我媽願意接受新事物,只不過是她一直在很努力地跟上我們的步伐。

    這樣任何時候,她都能做我們的燈塔。

    07

    前些日子,是我媽58歲的生日。

    我姐和我弟也趕回來給她過生日。吃飯時,我弟拿出手機,跟我媽撒嬌説,老孃,來,讓我給你照張相唄。

    我媽欣然同意,但她又説,等等,我要換身衣服。

    在我們的起鬨聲裏,她還真跑去卧室,換了身紅色裙子出來。然後一邊梳理頭髮,一邊問我弟,我站在哪裏拍呢?

    我姐説,你坐沙發上吧,這樣顯得端莊。

    但我媽搖頭,不行不行,我要照全身的,你看我這紅裙子多漂亮。

    我們都被她逗笑了。

    我故意説,老孃,照全身的話太胖了,坐着顯得苗條點。

    老孃撇撇嘴説,我哪裏胖了,我這身材可是標準身材。你看看,老孃美不?

    我弟嘴甜,他説,老孃天下最美了。

   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,我媽自己也笑成了一朵花。

    我在這樣的畫面裏,突然想落淚。

    這個可愛的小老太,她可能並沒有多偉大,但在我們姐弟仨的心裏,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媽媽。

    她那麼熱氣騰騰的活着,真實而又快樂。然後用這樣的快樂,一點點感染了我們。

    我姐生孩子時,我媽辭掉工作,跑去照顧,別人她不放心。我離婚時,她給了最好的陪伴。我弟大四那年決定當兵,也是她無條件的支持。

    明明我們長大了,我媽老了,可她卻依舊像個奧特曼。哪裏有需要,她就去哪裏。

    我媽給了我們全世界最好的愛,也教會了我們如何去愛。

    所以即便經歷了風雨和傷害,我依然願意愛自己,愛他人,愛這個温柔的世界。

    她叫張玉梅。

    她還有個名字,是媽媽。她是鎧甲,也是退路。她在,家就在。

    ps小淺説:媽媽曾經也是天真浪漫的少女,但為母則剛。祝福今天故事裏的媽媽,永遠是可愛的小老太。

    作者 | 豬小淺,一個只寫真實故事的老少女。在這裏,你將看到百態人生。讀豬小淺,相信愛。豬小淺 ( ID:zhuxiaoqian0214)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