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道風物 / 待分類 / 蘭州大學,為什麼是中國最有“俠氣”的大...

分享

   

【京東集運】蘭州大學,為什麼是中國最有“俠氣”的大學?

2021-01-03  地道風物

    ▲ 蘭州大學城關校區圖書館,積石堂。攝影/陳浩

    -風物君語-

    高校江湖

    獨樹一幟



    黃河滔滔,蘭山蒼蒼,黃土高原、內蒙古高原、青藏高原在周邊交匯,絲綢之向西而去,連接世界——這裏是蘭州。正是在座獨一份的蒼茫“金城”,坐落着一座宏闊大氣的——蘭州大學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城關校區遠景。圖/蘭州大學


    1909年創辦,111年建校史,她是西北大地上第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高校,學術成果輩出,被稱為“蘭大現象”,19位兩院院士,人才濟濟。蘭州大學,堪稱為“雙一流”大學中的“江湖掃地僧”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校史館,裏面藏着多少江湖傳説?/蘭州大學



     山河之間,校園江湖

    黃河之畔,萃英山下,坐落着蘭州大學的兩處校區——城關校區與榆中校區,在一磚一巖之間,凝聚了蘭州大學巍巍如山嶽的氣質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城關校區。/蘭州大學

    蘭州大學,可能是離黃河最近的大學,她已然成為蘭州這座城歷史、文化的一個部分,一個符號。校徽上的蘭州大學圖書館“積石堂”,便是老蘭州的四大地標之一(其餘分別為蘭州白塔、黃河鐵橋、蘭州飯店)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城關校區圖書館,積石堂。攝/陳良銘

    堂雖名“積石”,卻是出自蘭大人的精神家園——悠悠黃河。按顧頡剛教授《蘭大積石堂記》,語出大禹疏浚黃河,“導河積石”,以積石山乃黃河源頭為名,飲水思源外,更寓意學人求學證道,獲取真知的源頭在圖書館。

    國立蘭州大學時期,在原萃英門舊址,有四棟當時蘭州城最高的建築一字排開,為天山堂、崑崙堂、賀蘭堂、祁連堂,名稱皆取自於西北名山,乃辛樹幟老校長為開闊學子心胸而命名。雖然當年的建築未能留存,但這些名稱卻以蘭大諸教學樓、實驗樓、圖書館的形式傳承了下來。按辛校長説法,以山為樓名,正是“為學如為山,唯質樸足以垂久遠,唯堅定足以更變遷”



    天山堂、崑崙堂、賀蘭堂、祁連堂/蘭州大學


    上世紀90年代蘭大新建一分部,以五嶽中衡山命名教學辦公樓,而沿城關校區外圍,有三棟高樓次第展開,分別是觀雲樓、齊雲樓、飛雲樓,取自“西北有高樓,上與浮雲齊”,也是這種情懷的承續,雖是青春校園,卻藏着天地之間的大浪漫,學子們每日穿梭在這些充滿俠氣的建築裏,頗有縱情江湖的豪邁意氣。


    ▲ 蘭州大學不同季節的校園風光/蘭州大學


    但蘭大學子更熟悉的,還是那萃英山下的榆中校區。新生從五湖四海來到蘭大,一眼望去,兩側山間,鋪開一片蒼茫,仔細看去,卻是生機勃勃,別有洞天。

    ▲ 俯瞰榆中校區/蘭州大學

    這山名萃英山,本名白虎山,位於榆中校區正西,常被誤記為“翠英”,反映了蘭大人心中對綠色生機的渴望,而如今,蒼山下綠意片片,已不再荒涼。

    對於蘭大情侶,登萃英山確實是一堂必修課,踏着雲梯直至山頂,仰望星空燦爛,俯瞰校園燈火,一起攜手仰望蒼茫,才有憧憬繁花的力量。而蘭大人也將登山、野營、植樹等活動寫進日常生活,每每登山遠望,晴天如碧,天地遼闊,內心則豪情縱生。

    ▲ 萃英山上,風光正好/蘭州大學

    榆中校區遠離蘭州城區的車水馬龍,環境幽靜,乃是適合讀書之地。這其中,學霸豪傑匯聚之地,就是名為崑崙堂的榆中校區圖書館了,這裏大概是榆中校區最為熱鬧的所在。

    崑崙堂與周邊的花海/蘭州大學

    每當期末考試前,清晨五點就有勤奮的“早起鳥兒”在崑崙堂前排隊等候,成為令人豔羨的先入館者,而陸續而來的同學能把蜿蜒的隊伍一直延伸到500米去,一旁與這熱鬧場景相對的,是崑崙堂慵懶的貓咪“堂主”,它們每日閒庭信步,睥睨着上前投餵食物的學生們,彷佛在説“放下小魚乾,快去學習!


    ▲ 蘭州大學榆中校區圖書館。/蘭州大學

    有道是“山色橫侵遮不住,明月千里好讀書”,生機勃發的蘭大,正是一處學術生長的沃土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的校貓,守望着過往學子/蘭州大學

    百年蘭大,如何在中國“獨樹一幟”?

    蘭大111年曆史,就是對校訓“自強不息,獨樹一幟”的最佳註解,堅韌和大氣是她的氣質,血管裏則流淌着浪漫與奮進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校訓石。/蘭州大學

    1909年,新式學堂甘肅官立法政學堂建立,也是蘭州大學的前身。

    ▲ 城關校區校友廣場國立蘭州大學紀念柱,後為校友牆。攝影/王瑤

    抗日戰爭時期,烽火燃遍中華大地。蘭州雖偏居西北,青年學子愛國熱情卻不減,渴望將一腔熱血灑向碧空,1938年,《甘肅學院校歌》應運而生,響徹西北,作為蘭州大學校歌傳唱至今: 

    ▲ 蘭州大學校歌曲譜。/蘭州大學

    學子們大踏步奔出潼關,投筆從戎,但蘭州作為戰略大後方,卻遭受到了日軍持續不斷的轟炸,這也是今日蘭州大學少有70年以上老建築存世的原因之一。然而正如顧頡剛先生《蘭大崑崙堂碑記》中所述,“當知屋宇可得而毀,惟此為之於不可為之日之精神,則永永不可磨滅者爾”。

    1945年,西北最高學府——國立蘭州大學誕生,時任湖南省教育會會長辛樹幟為校長,擔起從戰後廢墟上重建蘭州大學的重責。當時大西北教育基礎薄弱,是以辛校長興建校舍、延請名師,所謂“辛校長辦校有三寶,圖書、儀器、顧頡老”,更是請來顧頡剛為代表的一批名教授,一時,蘭州大學學者雲集,聲譽日隆。

     
    ▲ 上圖:上世紀90年代的蘭州大學校門,下圖:1982年,正在做實驗的蘭州大學學生/蘭州大學


    辛樹幟還廣泛購置圖書儀器設備,蒐集到了十餘萬冊古今圖書,其中尤以文史類書刊最為豐富,被顧頡剛讚譽為“卓然為西北巨藏矣”。蘭大校訓“自強不息,獨樹一幟”,便是源於辛樹幟校長之名。

    蘭州解放後,國立蘭州大學更名為蘭州大學,亦隨着新中國對大西北的建設而奮進。1953年,蘭州大學成為高等教育部直屬14所綜合性大學之一,在“為祖國做貢獻”這個簡樸願望的感召下,海歸學者們和來自北大、復旦、南大等高校的師生奔赴大西北,共同點亮了蘭大第一個“羣星閃耀”的年代:

     

    ▲ 上圖:蘭州大學老校長江隆基雕像,下圖:蘭州大學校史館陳列/蘭州大學

    中國有機化學的開創者之一,舉家從復旦大學前往西北的朱子清教授與留學歸國的劉有成教授;創建國內最早兩個核物理專業之一的徐躬耦教授;想要“騎一匹白馬漫遊在祁連山深山幽谷中為祖國探礦”的李吉鈞院士;被楊振寧讚歎“山溝溝裏竟然可以研究規範場理論”的段一士教授;更有江隆基校長在混亂不堪的饑荒年代來到蘭大,穩定人心,開創蘭大的學術基業……蘭大今日的多個王牌專業,都是源自那一代人的堅韌奮鬥。

    ▲ 李吉均院士與研究生進行學術交流。/蘭州大學


    “地學三人橫穿地球三極”,更可見蘭大人的登峯精神。1990年3月3日,蘭大校友秦大河作為“國際橫穿南極考察隊”中唯一的中國人,徒步橫穿南極大陸,採集珍貴樣品,填補了冰川學研究的空白。而秦大河的老師,著名自然地理地貌學家李吉均院士,則幾乎在同一時期完成了青藏高原隆升問題的系統研究。

    ▲ 上圖:1981年,秦大河在川西高原考察,下圖:1990年,秦大河(持話筒者)和南極考察隊員做報告。

    秦大河的故事又激勵了當時還在蘭大地理系讀書的效存德,他放棄了蘭大保送研究生的機會,考取了中科院冰川所,如願成為秦大河的研究生。五年以後,他成為首個以徒步方式到達北極點的中國人。至此,被稱為“地球第三極”的青藏高原和南北兩極上都留下了蘭大人的身影,這地理科學的三代蘭大人,可稱是蘭大人勇攀科學高峯的見證。

    俠之大者,必肥華夏

    高校江湖上,一直流傳着“蘭大現象”的傳説。1995年,《科學》雜誌評選出中國最傑出的十三座大學,蘭大居於第六。近20年來,蘭大校友獲得兩院院士、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基金的數量均居全國高校前列。人們都在談論,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大學,在投入極其有限的條件下,能取得如此輝煌的科研成就。

    之後出現的化學“一門八院士”、中科院“蘭大軍團”,又再一次印證了,這些“蘭大現象”並不是偶發事件。

    ▲ 蘭州大學城關校區積石堂及噴泉雕塑。攝/陳良銘

    一位位師生的堅守奮進,讓蘭州大學的特色課程,頗具“天地人學”的風采,有深究基礎的化學、核學、磁學;有縱情廣闊天地之間的地理學、大氣科學;有全國獨步的草業科學;也有根植於獨特地理區位,坐望“一帶一路”大視野的敦煌學、中亞研究、西北少數民族研究……

    而蘭大人的課堂,也已遠遠超脱了校園。如今蘭大人的新生第一課,非常令人嚮往,學生會踏上一次獨特的壯遊之旅,見識到大西北的巍巍山河,無論是黃土高原豐厚的人文歷史沉積,還是世界第三極青藏高原的壯麗風采,乃至沿河西走廊而去的絲綢之路……都是蘭大人探訪、學習的地方。

    ▲ 黃建平團隊科考、草科院科學實驗、張冬菊團隊丹尼索瓦人科考/蘭州大學

    年輕一代的蘭大學子最常講的一句話是“吾校雖瘦,必肥華夏,就連最彰顯個性的學生社團,公益類社團幾乎佔了半壁江山。從希望“黃河流碧水,赤地變青山”的蘭大綠隊,到環保社團蘭州大學達爾文協會……蘭大社團的根骨,是紮在學子們的熱血情懷裏的。



    ▲ 蘭大綠隊、達爾文協會社團活動現場。/蘭州大學


    家國情懷之餘,蘭大人的生活也活色生香。吃在蘭大,不僅有地道的蘭州牛肉麪,更有“芝蘭苑”、“丹桂苑”、“新竹苑”等諸多網紅食堂,讓來自五湖四海的學子,嚐到自己的家鄉味道。

    ▲ 猜一猜,一碗來自蘭大的牛肉麪多少錢?/蘭州大學


    畢業後午夜夢迴,蘭大人也常常憶起城關校區四月漫天飄搖的櫻花,醫學校區高大挺拔的法國梧桐,積石堂前穿着學士服的畢業生。特別是紛紛揚揚大雪後,天地純白,走在校園上一條條以歷代蘭大名人命名的小路上,彷彿能聽見時光流動的聲音,感受到傳承百年的浩蕩故事。

    ▲ 蘭大校園操場一角,小道雪景。攝/陳良銘

    在校歌中“拋卻浪漫”的蘭州大學,卻獲得了更深遠的浪漫。在這所江湖中最具俠氣的大學中,蘭大人腳下是厚重的黃土,頭頂是浩瀚璀璨的星空,胸中是永不服輸的少年心氣。

    ▲ 積石堂前,風光正好。攝/陳良銘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