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時斜陽 / 大唐榮耀 / 李白——説説我的三段婚姻

分享

   

【京東集運】李白——説説我的三段婚姻

2021-01-04  舊時斜陽

    大詩人李白結婚了沒?

    答案:廢話,當然結婚了,而且不止一次。

    看到這裏有人説了,婚姻不在次數多,而在於精,得看你娶的是什麼人家的女孩,什麼樣的學歷,什麼樣的品貌,最主要的是什麼家世地位。

    門不當,户不對,那不算!

    答案:妥妥的白富美(2個宰相的孫女)。

    公元727年,27歲的李白從四川出發,沿着崎嶇上路來到經濟、消費水平極高的揚州。

    本就好酒好客的李白很快就迷失在揚州的各大酒館。

    隨身攜帶的十萬現金鈔票沒用多久就貢獻了揚州的地方經濟。

    沒錢沒熟人的李白,只能退出了五星級酒店,提着行李箱去了湖北。

    那裏有他認識的孟浩然。

    人家可是妥妥的富二代,找到了他也就找到了衣食住行的地方。

    有了這個目標,李白沒有含糊,一張硬卧就上了高鐵。

    當火車來到安陸的時候,不知道什麼原因,李白下車了,也許是安陸的風景吸引了他,也許是美酒,也許也是美女……

    總之一句話,不起眼的安陸留住了李白。

    然後,讓人想不到的是,就這麼一會兒工夫,李白認識了一個人。

    有人説,李白其人爽朗大方,愛飲酒作詩,喜交友,認識一個人不算什麼大事。

    擱在尋常人身上的確不算,但在李白身上就算。

    尋找白富美走上人生的巔峯。

    這個無數男人心目中的夢想,就在安陸的火車站砸在了李白的頭上。

    這個人是許圉師的後人。

    許圉師是什麼,唐高宗的宰相,妥妥的牛人,即便是這個時候,這個老頭已經去世了好多年了,但絲毫不妨礙許家在安陸的地位。

    按説這樣的家庭背景,不應該看上除了才華一無所有的李白。

    但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定理——有才就可以任性。

    豪門大户的許氏對誰也看不上眼,唯獨對李白是青眼相加。

    只用了一盞茶的功夫,就給李白定好了人生大事。

    “青蓮,你是有才華的人,我們家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都很欣賞你,如今像你這樣的人不多了,我看你也做單身青年做了好多年了,今年就不要過什麼雙十一了。”

    “幾個意思?”一臉詫異的李白急忙問道。

    “這樣的,我家有一個待字閨中的女兒,長得也不能説天仙,模樣還過得去,身段也還行,人品不用説,學歷麼勉勉強強研究生畢業,我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,彩禮什麼的也不要,房子麼也用不着買了,別墅直接拿一套去就好,車,家裏寶馬好幾輛,隨便開!”

    “啊……説明白點!”李白一臉懵逼。

    “好,我就不兜圈子了,我想把我女兒嫁給你做老婆,你看怎麼樣?”許圉師的後人看着李白問道。

    “白富美!”驚愕的李白總算反應了過來。

    “這還用説麼,當然是答應了,迎接白富美,走上事業愛情的巔峯,不答應 那不是傻子麼?我叫李白,不是叫白痴!”

    條件就是這個條件,你若願意,今晚就可以洞房花燭夜了!

    “好!”李白一口答應。

    看到這裏,你也許説,李白咋這麼沒骨氣,這擺明了是找上門女婿嘛?憑李白的才華,別説是安陸的別墅、寶馬,就是長安的四合院,邁巴赫,他想買難道還買不起麼?

    這話不錯,靠才華,李白説第二,絕對沒人敢説第一。

    但問題的關鍵是才華也需要用科舉來證明。

    沒有這樣東西,才華終究是才華,什麼“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。”都是白搭。

    才華李白不是有麼,不錯,才華是有了,可惜沒了有考試資格,通俗點説,大詩人李白是“黑户”。

    李白出生商人家庭,沒有資格參加科舉考試。能走的路子只有推薦、恩蔭等等,這些路子看着是不錯,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推薦的,不是大咖級別的人物,推薦了也是浪費名額。

    作為一個商人的兒子,這些硬性條件,不要説李白老爹沒有,就是老爹的老爹也沒有。

    一個無背景、無學歷、無出身的三無人員,你想推薦,不好意思,從哪兒來,回哪兒去。

    所以,與李白而言,想要實現理想,唯一的出路只有一條——獲得大咖的認可,走上出則以平交王侯,遁則以俯視巢許。的事業之路。

    很明顯,許家就是這樣一個大咖。

    天助自助者。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。

    老天總是幫助那些自己嘗試幫助自己的人(而不是那些坐吃山空,等天上掉餡餅的人)。

    李白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  儘管入贅有些不光彩,但怎麼説也是一隻腳踏入了士族階層的大門,只要運作得好,我的未來不是夢。

    一切都合乎李白的胃口,剩下的就是老婆了。

    儘管岳父對自己女兒一個勁兒的猛誇,什麼學歷高、模樣好、身段也婀娜、秉性更是温婉,但沒見到真人之前,誰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    萬一這只是營銷手段呢?

    但很快,李白就發現,岳父一點都沒騙他。

    許姑娘的確配得上岳父口中的那些讚美之詞,除了身體單薄了些這個缺點之外,幾乎是零缺點。

    最後的疑慮消除後,李白很痛快的領了結婚證。

    婚後的兩人小日子過得還不錯,打情罵俏之餘,也常常開着寶馬四處旅遊,寫寫詩,喝喝酒。

    這應該是李白人生最幸福的時光。

    但這樣的時光只有三年。

    公元730年,30歲的李白,帶着岳父的推薦信出發了,不是他想走,温柔鄉誰不想多留兩年。

    但岳父不答應,這麼大一個家族,找你入贅,不是讓你吃白飯的,而是需要你光大門楣的。

    坐上火車一路來了長安,拜訪岳父曾經的好朋友,朋友這東西,你説真,的確有,你説假,多得是。

    李白這次就碰上了假的。

    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,他先是在光祿卿許輔乾家等了半個多月才見到真人,好不容易見到真人了,人家不説事,轉手就將他推薦給右相張説,又等了半個多月,李白才得以與張説父子見面。

    過程曲折點沒啥,有結果也好。

    可惜,結果糟糕得讓人想吐。

    張説父子很欣賞李白不假,但這父子二人都有一個毛病,見不得別人好。

    他們不想推薦李白,可又不想別人推薦李白得了頭功,所以將李白推薦給了玉真觀。

    玉真觀是玉真公主修道的別館,而玉真公主是唐玄宗同父同母的親妹妹,如果能夠在那裏見到玉真公主,那也不錯,拼才華李白根本不怕誰。

    問題的關鍵在於,玉真公主根本沒露面。

    後面的事情,我們都知道,第二年,玉真公主推薦了大詩人王維。

    王維狀元及第,任太樂丞,從此飛黃騰達。

    因為這個原因,李白與王維兩個大唐最牛叉的詩人,一輩子朋友圈都是零交流。

    這是皮外話。

    得不到推薦,李白只能退出長安。

    想着,來日方長,機會有的是。

    但現實很快啪啪啪打臉,機會不是你説有就有的,我也有脾氣的。

    2年後,李白重新返回了安陸,本想籌備一下重新來過,然而現實沒給他這個機會,岳父病逝,那個最支持他的人不在了,又了幾年,那個一直深愛他的女子也跟着去了,只留下2個孩子和他相依為命。

    李白——説説我的三段婚姻

    作為入贅女婿,整整兩年,出錢又出力,你拿回來的竟是白卷。

    各種風言風語開始在許家流傳,天才,什麼狗屁天才,是天才,人家還能不要你,是天才還能空手而回,我看不是人家不要你,根本是你才能不夠!

    生性驕傲的李白那裏受得了這種言語,為了證明自己是貨真價實的天才,他找了荊州的地方長官韓朝宗、安州長史裴寬,一向不喜歡溜鬚拍馬的他,忍着噁心寫下了《與韓荊州書》、《上安州裴長史書》來獲得推薦,只可惜,一切都是徒勞。

    沒能獲得推薦,李白便沒了繼續在許家繼續生活下去的理由。

    剛剛失去了妻子的李白,只能帶着一兒一女去了山東。

    曾經美好的生活,最終變成了痛苦的記憶。

    第一段婚姻就此宣告結束。

    沒了白富美的支持,李白在山東的日子過得並不如意。

    光是一兒一女就足夠他忙得焦頭爛額,那還有什麼精力寫詩找出路。

    看來家裏還是需要一個女人。

    不然,再天才,也會因為家務變成了庸才。

    在別人的撮合下,李白和一個叫劉氏的女子走到了一起,沒有結婚證,甚至連一場像樣的酒宴都沒有。

    兩個人就同居了。

    劉氏是標準的市井女人,答應與李白同居並不是因為李白多帥,也不是因為李白有多温柔,而是看到了李白的潛力。

    大詩人,發個朋友圈點個贊都有好幾萬。

    這樣的人不出名老天都不答應。

    但很快,她就發現自己錯了,李白是有才不假,可惜那些詩並不賺錢,而且她還發現,李白還欠了一屁股外債。

    所謂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

    有了這樣的結果,婚後的日子可想而知了。

    一次,李白接到了從長安送來的文書,文書的內容很明確——立刻進京。

    李白很清楚,這份從長安來的文書意味着什麼。

    因為在這之前,他寫了一篇《《大獵賦》希圖以“大道匡君,示物周博”,而“聖朝園池遐荒,殫窮六合”,幅員遼闊,境況與前代大不相同,誇耀本朝遠勝漢朝,並在結尾處宣講道教的玄埋,以契合玄宗當時崇尚道教的心情,贏得了這次入京的機會。

    自己期望的前途要來了。

    公元736年,李白買了去長安的飛機票,臨行前,他給家人留下一首詩:

    白酒新熟山中歸,黃雞啄黍秋正肥。

    呼童烹雞酌白酒,兒女嬉笑牽人衣。

    高歌取醉欲自慰,起舞落日爭光輝。

    遊説萬乘苦不早,著鞭跨馬涉遠道。

    會稽愚婦輕買臣,餘亦辭家西入秦。

    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。

    劉婆子,你看到了麼,我李白生來就不是一般人,今日你我愛答不理,明天讓你高攀不起。等着看吧?

    後面的結果我們都知道,得賀知章賞識推薦,李白憑半生飽學及長期對社會的觀察,在唐玄宗的面試中脱穎而出,隨即令李白供奉翰林,職務是給皇上寫詩文娛樂,陪侍皇帝左右。

    此時的李白,把酒言歡,日子過得瀟灑自在。

    唯一不足,這樣的日子並不長。

    因為不堪做一個伴隨君王左右的文字工匠,他離開了。

    返回山東的他自然得不到劉氏的理解。

    除了冷嘲熱諷,基本上是不理不睬。

    對此李白淡淡一笑,不合適的人,又如何能長久呢?

    離婚吧!

    於是,第二段婚姻迅速開頭,迅速結尾。

    宛如長江的浪潮,來得快去得也快。

    公元750年,已經49歲的李白再次來到了梁園,之所以説再次,只因為前幾年他來過。

    那時候的他剛剛離開長安,“浮黃河”以東行,到了梁宋之地,眼看破敗的梁園景象,宛如眼前的自己。

    一時傷感之下,他寫下了《梁園吟》:

    我浮黃河去京闕,掛席欲進波連山。

    天長水闊厭遠涉,訪古始及平台間。

    平台為客憂思多,對酒遂作梁園歌。

    卻憶蓬池阮公詠,因吟“淥水揚洪波”。

    洪波浩蕩迷舊國,路遠西歸安可得!

    人生達命豈暇愁,且飲美酒登高樓。

    平頭奴子搖大扇,五月不熱疑清秋。

    玉盤楊梅為君設,吳鹽如花皎白雪。

    持鹽把酒但飲之,莫學夷齊事高潔。

    昔人豪貴信陵君,今人耕種信陵墳。

    荒城虛照碧山月,古木盡入蒼梧雲。

    梁王宮闕今安在?枚馬先歸不相待。

    舞影歌聲散綠池,空餘汴水東流海。

    沉吟此事淚滿衣,黃金買醉未能歸。

    連呼五白行六博,分曹賭酒酣馳暉。

    歌且謠,意方遠。

    東山高卧時起來,欲濟蒼生未應晚。

    此時,他心血來潮再次來到這座傷心之地遊玩,本只是無心之舉,卻不想,這座傷心之地,竟讓他再次走上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  在這裏遇到宗楚客的孫女,儘管宗楚客的孫女比李白小了十幾歲,但人家小姑娘卻是一臉的崇拜。

    只用了三天,兩人就迅速領取了結婚證。

    閃婚的速度不亞於一場電影。

    看到這裏,我們只能説,有才就是任性。

    宗楚客是武則天的遠房外甥,雖説名聲不太好,但也是妥妥的實權人物——大唐宰相。

    應該説,這樣的家世地位,品貌,宗楚客的孫女並不缺少吹求者。

    但再多的追求者,也架不住我喜歡。

    三段婚姻裏,應該説,宗楚客的孫女對李白最好,她性子温和,才華橫溢,對李白是否能出將入相並沒有太多的要求。

    如果説有要求的話只有一點,那就是希望年過半百的李白能常伴自己左右,相扶到老。

    如果,如果,我們的李白就此放棄自己的尋夢之路,那麼李白的結局也許是所有詩人裏最好的。

    有兒有女,家業豐富,妻子温柔,自己名聲顯赫。

    只可惜,這些並不是李白想要的。

    心頭的夢想,宛如一把劍,時時刻刻地逼着他向前。

    婚後沒多久,他選擇南下中原。

    這的確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,因為在不久的將來,安胖子發動了安史之亂。

    輝煌了幾十年的中原已經喪失了抵抗安胖子的能力,安胖子的大軍很快攻破潼關進入長安。

    人人自危的中原,人人逃命。

    李白也不例外,作為一個男人,他扛起了保護妻兒的重擔,一路上帶着家眷過河南、安徽、江蘇、浙江,最終達到了江西的廬山。

    這是李白人生最值得懷念的時光,廬山生活固然是不方便,吃喝也沒那麼自由,但妻兒都在身邊。

    曾經那顆枯寂的心得到了温暖。

    宛如大地回春,普照萬方。

    寫到這兒,請饒恕筆者再一次用如果,是非我有意為之,實則我是真的希望這次如果能成為歷史。

    只是,熟悉歷史的朋友都知道,歷史從來沒有如果。

    因此,這段短暫而美好的時光,終究有破滅的一天。

    公元756年,已經56歲的李白收到了一封邀請函。

    邀請的主人叫李璘,趁着叛亂,李璘開始招兵買馬,希望大戰宏圖,打造屬於自己的企業。

    這樣的公司正需要李白這樣有才氣、有膽色、有能力、有名望的骨幹加入。

    李白心動了,他心裏明白這是他人生最後一次追夢的機會,錯過了,這輩子也就完了。

    平心而論,三個老婆當中,三段婚姻,唯獨這段婚姻是李白一輩子最好的婚姻。

    沒有世俗的偏見,沒有功名的束縛,沒有居高臨下的家世地位,有的只有兩顆相愛的心。

    然而,這些依舊沒能牽住李白的心。

    他不顧宗姑娘的阻攔與勸説,執意出發了。

    現實與夢想的差距,並不因為你是李白而對你格外的優待。

    僅僅三個月,聲勢浩大的李璘創業就以失敗告終。

    除了夢想徹底破滅之外,李白還領了一張牢獄卡——系潯陽獄。

    什麼封侯拜相,不過是一場不切實際的夢罷了,一旦醒來,夢終究替代不了現實。

    這一刻,依舊是宗姑娘在忙碌。

    這個善良的姑娘,非但沒有責備丈夫不切實際,反而寫信安慰他不可喪失生活的勇氣。

    而後,典賣家當,啓用一切關係網,營救丈夫。

    老頭子別怕哈,有我呢?

    最終李白被法外開恩,流放夜郎。

    出獄的那一刻,看着妻子斑白的鬢髮,李白眼睛濕潤了,他這一生差不多都在浪跡天涯,很少有家的感覺,這次他有了。

    他知道,這種久違的感覺是眼前這個叫宗姑娘的女子給的。

    人生得一此女為妻,足矣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