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冕財經 / 待分類 / 劉強東“削藩”,4.0京東仍無“二號”|| ...

分享

   

【京東集運】劉強東“削藩”,4.0京東仍無“二號”|| 深度

2021-01-06  無冕財經

    劉強東淡出公眾視線後,京東推出“鐵三角”執掌支柱業務,但如今一人離職、一人遠離一線,剩下徐雷,其地位也僅是看似穩固。

    本文由無冕財經(wumiancaijing)原創首發

    作者:蘇楠

    編輯:陳澗

    設計:布冬

    實習生:郭曼怡

    2020年最後10天內,劉強東兩次出手,對京東數科和京東物流掌門人做出閃電調整。兩位老臣,要麼離職,要麼遠離一線。

    從中關村創業至今,京東團隊進入4.0時代,但有一點毫無改變,就是在劉強東治理下,京東從來沒有“二號”。

    業務“素人”執掌物流和金融板塊,難以對決虎狼之師。拼多多後浪洶湧,徐雷在京東看似穩如磐石,如果有一天突然告退,其實也不會令人意外。

     兩度“削藩”,鐵三角瓦解

    2020年12月30日,京東物流CEO王振輝由於個人原因宣佈辭職

    和不久前京東數科CEO陳生強離任,但出任副董事長和集團幕僚長相比,王振輝這是“裸辭”。既然京東並沒有表示王振輝“另有任用”,則其在加盟京東10年後就此告別也就毫無懸念。

    因為2018年8月底“明州事情”,劉強東負面新聞纏身,媒體不時報道案件進展,這讓劉強東不得不較長時間內淡出公眾視線。

    2019年1月,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,劉強東罕見缺席,徐雷、陳生強、王振輝首次集體亮相。

    陳生強(左一)、徐雷(中)、王振輝2019年初集體亮相。

    這向外界透露出重要信號,京東集團作為控股公司,旗下零售、物流和金融板塊作為三根支柱,已成氣候。同時,劉強東作為集團掌舵人,麾下三員大將組成“鐵三角”格局

    達達集團、京東健康雖上市更早,但達達集團並非京東實際控制,而京東健康更像是京東商城分拆出來的業務,所以CEO蒯佳祺、辛利軍沒能和“鐵三角”一起組成“五虎將”。

    不過此格局維持時間並不長,最終在2020年最後10天內宣告瓦解。

    2020年12月21日,經京東集團提議,擬報京東數科董事會批准,任命陳生強為京東數科副董事長及京東集團幕僚長。10天后,王振輝離職

    王振輝曾在聯想集團、怡亞通任高管,2010年4月加入京東。2017年4月,京東集團組建京東物流,時任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、京東商城運營體系負責人王振輝出任京東物流CEO。到他離職,執掌京東物流大約三年半時間。

    陳生強一直追隨劉強東,其離職有大背景原因,即螞蟻集團上市被叫停,監管部門嚴肅整頓互聯網金融,京東金融在敏感時期投放廣告涉嫌歧視被批。樂觀點看,陳生強此時明升暗降,或是劉強東在風口浪尖中保護他。京東數科雖提交招股書,上市進程因大環境變化,似乎也按下暫停鍵,這也為劉強東整飭京東數科提供較多時間。

    王振輝離職則毫無徵兆,職場中“個人原因”默契達成的背後,是不為人知的故事。因為物流業務發展未達預期,還是和劉強東發生嚴重分歧,已無法共事?

    市場預測2021年,京東物流也將登陸資本市場。作為高級經理人,王振輝深耕京東逾10年。即使作為物流板塊掌門人,也掌舵超過三年,參照陳生強持股京東數科超過4%股比,王振輝本來藉助物流IPO獲得財務自由。

    與馬雲在阿里巴巴B2B上市後對十八羅漢“杯酒釋兵權”不同,京東物流籌謀上市,劉強東此時“削藩”,王振輝未能完成上市敲鐘儀式——屬於職場人的高光時刻,也是壯志未酬。

     12大高管卸任,團隊進入4.0時代

    京東20多年發展史中,其管理團隊大致分為四個時代。

    京東創業早期,“十幾個人,七八杆槍”,劉強東和兄弟們在中關村忙時搞業務,閒時大口吃肉大碗喝酒。這是京東1.0時代,其實也不怎麼需要管理,有事情主要靠吼

    隨後外部資本進入,在資本幫助或者是要求下,京東積極引進外腦,為做大以及上市做準備。管理隊伍中是除了首席執行官(CEO)由劉強東擔任外,京東所有其他“0”字輩高管,都從外界引入。京東管理進入2.0時代。

    京東集團完成上市,融資通道打開,現金流充足,多年孵化的旗下業務,京東金融、京東物流、京東健康先後完成分拆,獨立發展,分別融資,籌謀再上市。

    京東每個版塊掌舵人,陳生強、王振輝、辛利軍以及京東零售CEO徐雷,作為一方諸侯,分別管轄一塊業務,呈現“賽馬”態勢,也意味着京東管理進入3.0時代。

    當封疆大吏王振輝離職,陳生強至少暫時被架空。餘睿掌管京東物流、李婭雲看管京東數科,兩個80後走上業務管理一線,這時京東團隊進入4.0時代

    大致整理了一下近年從京東離職的重量級高管,包括副主席兼首席戰略官(CSO)趙國慶、首席財務官(CFO)黃宣德、首席運營官(COO)沈皓瑜、首席營銷官(CMO)藍燁、首席技術官(CTO)張晨、首席人力資源官(CHO)隆雨。

    京東近年來高管變動情況。

    這支京東“畢業”大軍中,還有高級副總裁李大學、王笑松、胡勝利、副總裁裴健,以及最新加入的王振輝、陳生強,共12名重量級高管。

    而僅在2019、2020兩年內,就有8大高管離任。

     “素人”難對決虎狼之師

    接任京東物流CEO的餘睿,為京東原首席人力資源官,是京東從管培生體系挖掘出來的80後。接任京東數科CEO的李婭雲,2017年12月加入京東集團,先後擔任京東集團法務負責人、審計監察負責人、首席合規官等職務。

    兩高管領銜人力資源,合規和審計業務是支持條線,餘睿、李婭雲也是劉強東最信任的高管之二。

    “最信任”背後,通常是和“一定時間內”聯繫在一起。在蜜月期內,任何高管都可能是劉強東最信任的人。

    京東這批80後管理者,以管培生為代表,職業經歷此前為白紙,成長主要在京東,京東給他們着墨,他們也視劉強東為偶像,掌舵一塊獨立業務,也重在堅決服從100%執行,而少有戰略性思考

    而且,物流和金融板塊面對的競爭,不比電商領域弱。金融業務端,京東數科要對決螞蟻集團;物流大紅海,三通一達和順豐,以及阿里菜鳥網絡,都對京東物流虎視眈眈。

    業務“素人”餘睿、李婭雲強調公司價值觀和文化,或許合格,但面對瞬息萬變的商戰,能及時做出調整乃至提出有價值建議,就勉為其難。劉強東對所有結果負責,但這不正説明,京東依舊是劉強東“一個人的京東”嗎?

    劉強東重用80後,或向外界表明,其正值壯年,此時無需考慮接班人。職場老司機和管培生一代相比,經歷和閲歷豐富,非後者可比。

    王振輝和陳生強先後卸任,劉強東安排心腹,而不是業務高手接盤。讓“搞人”的人來“搞事”,無冕財經特約研究員寧願相信這是京東在非常時期的非常之舉,而不是劉強東頭腦發熱,一條道走到黑。

    京東各自板塊的護城河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固,“素人”長時間掛帥或埋下隱患。

     京東無“二號”

    陳生強和王振輝離任,表明劉強東牢牢控制公司,京東始終沒有“二號”人物,也不需要“二號”。

    至少有三個理由,有助於做出這種分析。

    首先,京東商城2018年7月推出輪值CEO制度,被認為劉強東有意在培育接班人。該制度推出已有兩年半時間,目前只有徐雷在“輪值”中,沒有其他人“過癮”

    京東輪值CEO制度,乍看學習華為。不過華為輪值董事長時間僅一年,京東沒有提出輪值CEO具體任職時間。沒有實際運轉,或沒有明確規則,可認為不存在制度。這與公眾眼中,京東是劉強東“一言堂”,非常契合。未來誰來接任徐雷,充滿了偶然性,都在劉強東一念之間。

    其次,在京東數科發生廣告投放歧視事情後,京東集團也正式道歉。無冕財經特約研究員注意到,在短短300多個字道歉信中,出現5個感嘆號。這極有可能出自劉強東——即便不是手寫,也是口授。否則,無論是京東集團公關部還是法務部,誰有資格對正在籌劃上市的京東數科“指手畫腳”呢?

    京東集團就京東金融視頻廣告投放問題道歉。

    從這封道歉信出爐,同樣可判斷,劉強東將道歉(也是批評)公佈於眾,不留情面外,是其對京東集團各個板塊的強控制。

    再者,所謂公司“二號”通常有兩種人。

    第一,雖是外請高管,但資歷較深,得到創始人或實際控制人乃至公司上下信任,比如2005年加盟騰訊的現任總裁劉熾平,或者是阿里蔡崇信,以及2007年8月就加盟的現任董事長兼CEO張勇;

    第二,他本就是公司創始人之一,既有大量股權,同時一路打下江山,戰功顯赫。前者意味着財務自由,繼續工作是愛好或使命感;後者可讓他們在下屬、公司高層面前保持權威。比如美團原高級副總裁王慧文,雖無總裁之名,也有“二號”之實。再比如拼多多創始人之一、現CEO陳磊,也屬此列。

    但徐雷並非京東“二號”,這和其職務有關。京東集團層面並無總裁,徐雷現擔任京東商城CEO,和王振輝、陳生強層級相同。也和其履歷有關,2009年加入京東的徐雷,曾經離開過京東,和劉強東共事中存在空白期。

    徐雷主要從營銷層面推動京東發展。京東廣告全年滿天下,花錢的事情,往往會簡單點,京東戰略,不是徐雷強項。換言之,其他低級別也熟悉營銷業務的高管,可以隨時取代他。

    昔日徐、陳、王“鐵三角”中,徐雷仍在職,所謂伴君如伴虎,從來不存在穩坐泰山之説,“三觀”都正外,業績也是重要因素。

    京東市值被拼多多趕超。

    京東最近幾年進步有目共睹,但拼多多跑得更快,活躍買家數早就超過京東。一年前,拼多多市值比京東少80億美元;截至1月3日,拼多多市值領先京東800億美元,坐穩電商第二把交椅,而這正是徐雷的“一畝三分地”

    既然王振輝因“個人原因”離職毫無徵兆,如果哪天徐雷因“身體原因”辭職,又有什麼奇怪呢?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