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語人間 / 待分類 / 儒家講的「仁」到底是什麼?孔子:我也不...

分享

   

【京東集運】儒家講的「仁」到底是什麼?孔子:我也不好説,要結合事情來判斷

2021-01-10  書語人間

書海泛舟,人間清歡







大家好呀~

今天,我們繼續來讀「儒家經典」,四書裏的《論語》。

仁,是儒家思想的核心,其它的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禮、義、廉、恥無一不圍繞「仁」字來展開。那麼,作為儒家學説創始人的孔子,他又是如何理解與解釋「仁」字的呢?


01.
仁是一個很大的概念,
不是誰都擔得起一個仁字

子張問曰: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,無喜色;三已之,無韞色。舊令尹之政,必以告新令尹,何如?子曰:忠矣。曰:仁矣乎?曰:未知,焉得仁?

《論語·公治長第五》

子張問孔子:

尹子文多次擔任楚國令尹,別人都羨慕他的尊榮,他卻沒有沾沾自喜;後被多次罷官,別人都替他惋惜,他卻好無韞色。

不僅如此,他還認認真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,將自己過去的安排,都告訴給自己的接班人。您認為他這個人怎麼樣呢?

孔子回答道,

他這個人哪,算是個忠臣吧。


子張聽後,繼續問道,那夫子認為他夠得上你説的仁嗎?

孔子説,那我可不曉得,不能這樣就算做仁。

這一段話裏面,靈遙讀出了兩個意思:

第一個,是對事情認真負責,即為「忠」。

你看尹子文這個人,在得勢的時候,認真做到自己手裏的工作;在失勢的時候,則認真做好交接,幫助繼任者順利接受自己的工作,不讓國家的工作因為自己的情緒被耽誤,可見其忠心與職業操守。


第二個,是仁是「全德」,是最高標準,不是做好一兩件事便可以的了。

即便尹子文的做已經超過了現在企業裏的很多人,能夠做到不因為一己得失,去找別人的不痛快,但還不足以擔起「仁」這個評價。

我們也能從中看出説,做一個儒家裏的君子,其實是一件多麼不易的事情,得日復一日,嚴格要求自己才行~



02.
仁與有才華,
不完全是一回事兒

孟武伯問:子路仁乎?子曰:不知也。又問。子曰:由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其賦也,不知其仁也。求也何如?子曰: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之為宰也;不知其仁也。赤也何如?子曰:赤也,束帶立於朝,可使與賓客言也;不知其仁也。

《論語·公治長第五》

這一段話,同樣講的是「仁」。

其中,問話的一方是孟武伯,是魯國大夫孟懿子的兒子,史書上記載説他驕奢淫逸,是個浪蕩公子,但是很喜歡找孔子論道。


孟武伯問孔子説,老師成天講仁,您自己的學生裏,誰算是仁人呢?子路算是一個麼?孔子回答,不好説。

然後,孟武伯連問了三個弟子,他們都是孔門中出類拔萃的弟子,但是,孔子卻都不肯給出仁的評價,可見「仁」是最高道德修養,不是你有才華就配得上的。

比如子路,他的才幹呀,千乘之國,讓他治理軍政是沒有問題的,仁不仁就不知道了;再比如冉,讓他當個一千家人的縣邑的家宰,治理家政是沒有問題的,仁不仁還不好説;最後,公西赤的話,穿上朝服,應酬賓客,應該沒什麼問題,仁不仁就不好説了。


對此,張居正的註解道,仁,是存乎天理,沒有一點點的私心與雜念,沒有一刻停息,才叫做仁。

但是,其實只是張居正的註解,孔子還是沒有告訴我們什麼是仁。


03.
什麼是仁?
詞語本身並不精確,要放到案例裏去理解

崔子弒齊君,陳文子有馬十乘,棄而違之,至於他邦,則曰:猶吾大夫崔子也。違之。之一邦,則又曰:猶吾大夫崔子也。違之。何如?子曰:清矣。曰:仁矣乎?曰:未知。焉得仁?

《論語·公治長第五》

崔杼,齊國大夫,飛揚跋扈,殺了齊莊公,後立齊景公。為此,晏子曾撫屍痛哭,已盡臣子之禮,以表示抗議。

另一個人陳文子則在知道了這件事後,拋棄了自己在齊國的家業,遠走他鄉,不與崔杼這樣的人同朝為官。

到了另一個國家後,一看那執政大夫,和崔杼一副德行,雖然沒弒君,但飛揚跋扈,以上犯下的架勢也差不多,於是,又走了。

再到下一個國家,發現還是和崔杼一路貨色,於是,再接着繼續走。

有人知道了這件事情,就問孔子,夫子您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人呢?孔子回答道,算得上清白吧,不同流合污。

於是,來者接着問道,那你認為他是仁嗎?孔子繼續回答,我也不清楚。


結合這三件事來看,

什麼是仁,詞語本身表達並不精確,有很大的偏差。不同人站在不同的角度,可能會對一件事情做出完全不同的評價。

孔子他所能夠做的,只是結合案例來啓發我們的思考,最後能夠得到一個怎樣的答案,還是要靠自己的體悟。


以上,便是今天的內容。

下一篇裏,我們繼續《論語·公治長第五》的共讀~

敬請期待吧~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